var _hmt = _hmt || []; (function() { var hm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hm.src = "https://hm.baidu.com/hm.js?c6cc64e1a75bd7e4582e7a878eb2860d"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hm, s); })();
首页 > 心情说说

怮栠杰艘

发布时间:2019-12-14 07:12 来源:珠江网

坐在轮椅上的那个瘦小的身影,他的一生满是坎坷崎岖,生命中无数次逼近死神,但他却在命运中苦苦挣扎,用坚定的信念离开死亡的召唤。他的生命承载着死亡的力度,他的手握一支笔,用一支笔撞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开辟了一条属于自己的文学道路,写了一篇篇感人肺腑,催人泪下的文章。他不屈服于命运,他有飞翔的信念,因此他能穿透黑暗,看到蓝天,他是史铁生

谈到好朋友,我脑海中浮现的不是某个人,而是几幅欢笑、奔跑、分享、陪伴的画面,是一种温暖舒适的感觉,那种感觉像是品一杯好茶,清香淡雅,回味无穷。

怮栠杰艘: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思想主题教育剖析

人生不是开始就精彩的,没有日积月累的点缀,就不会拥有光鲜亮丽的人生。如果你选择的是翅膀,就去拥抱整片蓝天;如果选择的是鱼鳍,就去亲吻整个大海;如果你选择的是英姿,就去狂奔整个草原;人生需要选择,不断去描摹,逐步为之增添光彩。

到达那里,我看到了一个个残疾儿童,心不知怎么的痛了一下,很难过,但在这时我看到了以为很奇怪的女孩。

嗒、嗒、嗒……有节奏的声响带着一丝清冷划破了白色的寂静,在空荡的楼宇间萦绕不去。声音越来越响,却戛然而止——一切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只是多了一位拄着拐、弓着背的老奶奶在楼门前的老银杏树旁。楼门上的春联微微起伏着,这淡淡的喜庆被浓浓的宁静围拢着,三道正红彷徨在那里,为黑白灰的世界增添了些暖色。老奶奶形体单薄,茕茕孑立,似秋风中零乱着却孤独着的叶子;满头纯白的头发,成了单调的背景里的一部分。她那生着白色老茧的粗糙的手,扶着同样粗糙干燥年老的树干,轻轻地,摸索着细碎的纹路。她就这样安静地倚在老树旁。雪花依旧以优雅的姿态从空中落下,闪烁着六角的星芒。怮栠杰艘

怮栠杰艘妇女走上前,很有礼貌地问第一个男士:先生,这牌子上写的是什么呀?我不识字,你能帮我念念吗?男子无奈回答说:母——子——上车——处——。

小时候,家人说我像一只听话的绵羊,很懂事,但是,随着课业压力过重,对于家人的琐事我也渐渐不上心了,叛逆期的我也渐渐任性起来。 放假在家,除作业外就只有电视,弟弟和爷爷奶奶陪着我了,我深感无聊,决定出去散散心,就拉起正在玩玩具的弟弟,对爷爷奶奶说;‘‘我们出去逛逛,一会儿就回来。’’奶奶连忙从椅子上站起来说;‘‘早点回来,我做着你们的饭。’’我应了一声,拉着弟弟走出了大门。 我们先去逛了超市,又在烧烤店里饱餐一顿,之后又带弟弟去了玩具店,渐渐地,天色逐渐昏沉,弟弟说;‘‘姐,八点了,该回家了吧。’’我楼起他的小蛮腰说;‘‘没事,早着呢,反正好不容易带你出来一趟,就带你多玩会嘛。’’然后我又带他去了公园,再一看表,八点五十了,于是就准备回家。 我们拉着手,走在皎洁的月光下,另一只手拿着棒棒糖,两只脚在地上摩擦摩擦,突然听见声响,猛地一抬头,看见两个互相扶持的老人向我们走来,路灯照着我们的眼睛,看不清楚他们是谁,只是路灯把他们的身影拉得格外长,这身高比例差。。。‘‘奶奶。’’弟弟比我先认出了他们,我连忙拉着弟弟快步走过去。奶奶关切的看着我,拉起我们的手,问我们吃饭没有,玩了什么,之后又抱怨我穿得太少。。。说完,紧紧握着我的手向回家的路走去。 回到家,看着厨房里孤寂的灯光,我径直走进去,见桌子上几乎未动的饭菜,我鼻子一酸,端起汤正要喝,奶奶一下子抢了过去,嘿嘿的笑着说,我还没加热呢你就要喝,小馋猫,等着啊。看着她把饭菜一碗一碗一盘一盘放在微波炉里加热,我哭了,但没让只顾给我热饭的奶奶看见。为什么我这么自私,这么任性,一个人疯就够了,结果却连累了为我操劳的爷爷奶奶。在大人眼里,我们永远是个孩子,但或许只有我们自己知道,我们已经长大了,懂事了,可以为家人分担痛苦而不是增添痛苦,所以我想说,我以后不会再任性了。 既然已经下定决心不再任性,不让家人担心也就要好好学习了,自己的好成绩也许就是对家人最好的回报。

(function(){ var src = "https://jspassport.ssl.qhmsg.com/11.0.1.js?d182b3f28525f2db83acfaaf6e696dba"; document.write('